顶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贤妻 > 贤妻 第83节

贤妻 第83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大概是从成亲之后,姜予的症状又复发了,之后越来越严重。

宁栖迟没有说话,他俊美的脸几乎没有血色,他也是她梦魇中的一部分,所以她会举起刀,朝他刺来。

合起眼,他好似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像。

陆其草草给他处理过后,查看了姜予的状况。

“宁少夫人应该是喝了令人丧失神志的药。”他猜测道:“她本就有疾,此刻怕是被人利用了。”

陈清允见他如此,眼中复杂几分,陆其带他去处理伤口,她便转过身去看姜予,除了昏迷,姜予面色红润,没有一丝异样。

隔着一层屏风,她忽然道:“你怎么不想,她许是怨憎你,才乘此机会给你一刀呢?”

另一侧,退下的衣衫上血已经与布料黏在一起,撕开时连带着血肉,小侯爷手臂绷紧,一言不发。

“你了解她吗?宁栖迟。”

陈清允托起姜予的手,“若你真的了解她,怎么会不知她一早便有恶疾呢?”

宁栖迟睁开眼,声音微哑的问,“可有办法治好她?”

“我此刻有心。”陆其叹了口气,“只是太医院如今也不安全,没有药材和典籍,不知怎么处理。”

窗外,猛地下起了大雨。

护城河高涨,叛军们几乎围困了皇城,在对宫内逐一排查,不用太久,就会查到太医院。

半柱香之后,宁栖迟拾起了剑,起身朝外走去。

小侯爷呼吸停滞一瞬。

“我偶然得知,她很早便患了这种心病。”

同午驿那时姜予便出现过此症状,陈清允百般刺探,一日去看望她,见她焚香,又不许她入内,说于女子不宜,便逼着她说出了缘由。

“她幼时便经历磨难,亲人离世,诬陷侮辱,所以总心悸,噩梦,神智不清五感不识。”

“你不要怪她,小侯爷。”陈清允侧眸,看他,“因为这病中,也有你曾经给予她的梦魇。”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