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贤妻 > 贤妻 第77节

贤妻 第77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姜予一时惊醒,慢下了脚步,只是此时她已经停在了他的营帐面前,她恍惚了片息。

作为妻子,她此时来关照他最不为过,更何况适才他救了自己,理应她该来慰问,只是不知心底是什么情绪在作怪,明明之前说的那么清楚,她又何必再到他面前惺惺作态呢?

不知过了多久,她抬步走了进去,太医显然已经为宁栖迟换过药了,满屋的血腥气和药味参杂着,他半裸着上身,见她突然来访,下意识的扯被遮了遮身前。

他宽大的肩上布满伤疤,有一道即为刺眼,好似才痊愈不久。

姜予记得,那是同午驿时他所受的伤,他双目混然,如一尊佛像冷寂。

接着她的手臂狠狠的被人扯了一把,身子全然不稳,她目光所去,是宁栖迟替她扛下了这么一刀,刀剑划过他的右肩,他仿佛没有一丝疼痛,而是反手扣住了舞女的匕首,狠狠折过。

他将刀刃反推刺入舞女腹部,血色四溅之中,姜予脑中一片浑然。

他往后退了几步,脸色陡然苍白起来,喉间蔓上一口鲜血,谁都没有料到此时居然还有刺客,一时大乱。

姜予看着微微躬着身子的宁栖迟,他肩头一片血色,绷紧的下颚更显面颊消瘦。

她神色凝了凝,直到有人在她耳畔呼喊,“快来人,太医!太医!”

见她时,又似乎消融了片息。

“啊,少夫人!”从引正端着水转身,一看见她似乎像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似的。

想来也是,她很少亲自踏入他的领地。

姜予尚有些局促,“我来照顾。”

“少夫人不必担忧,属下已经帮公子处理好了伤口。”从引挠了挠头,“太医说未曾伤到要害,只是牵动了旧伤,有些骇人罢了。”

*

“姑娘,你别着急!”

春觉跟着自家快步走的姑娘,一时喘不上气,适才小侯爷被刺了一刀,众人大乱,可姜予偏偏表现的不骄不躁。

她只是差人去请了太医,然后回去安顿好了小世子,这才好似想起了什么似的,往小侯爷的住处赶。

可她的脚步却很快,春觉根本跟不上。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