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贤妻 > 贤妻 第60节

贤妻 第60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侯夫人重病的消息传的很快,宫里听了还赐了不少的东西下来,特准首辅几日假,还有不少人特来探听消息,姜予一一对付下来,才听来传信的人说侯夫人醒了,她便朝着院子里赶去。

虽然雨过,草露却还有湿气,黛瓦檐下正站着几位小辈。

刚踏入院内,便仿若觉有什么不对,二夫人和几个姑娘都在,她还看见了宁悸,他见便她双眸亮起,直直朝她走来。

他眼中似有关切,“嫂嫂可歇息妥了,我听闻昨夜你侍疾了一夜,甚是疲倦。”

“无碍。”她答,“适才回去歇息了片刻,母亲如何了?”

老侯爷宁备两眼下一圈黑色,他抬起枯槁的双眸,只道:“无事,我陪着她,你有心了。”

他浑浊的双眼忽然落在门外里,停了一瞬后道:“你一夜未合眼,回去吧。”

姜予欲言又止,几句话后也不再劝,她俯身行了一礼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雨停了,门前的人还立在那,庄衡此时才将伞放了下来,伴在他身边,天青雾薄,遥遥相望。

姜予停了脚步,远远的看他一眼,他衣衫尽湿,却不见一丝狼狈,只微抬起下颚与她对上了视线,姜予总觉在他眼底看见了千丝百缕的情绪。

宁悸回道,“叔母醒了,不过太医说她尚需休息,我们只请了安,不便打扰。”他垂下眼睫,很是温和,“嫂嫂去吧,眼下叔父守着,大概是不许我们再叨扰,我在这等你。”

姜予张了张口,又想到待会确实有话要同他说,也没拒绝。

她点点首,接着提起裙摆走进了门。

她给周氏请了安,唤道:“母亲。”

屋内都是苦涩的药味,天光投进,却驱散不出病气。

她落了一丝不解,不过她并未在意。

宁栖迟也在这站了一夜了,此刻他面色冷白,看似状态并非很好。姜予犹豫一二,还是没有去为他求情,为他撑把伞是为妻的本分,她还是不想参与宁家的家事,那毕竟与她无关。

得知宁栖迟的处境,她自然有怜惜,可这就如同当初宁栖迟对她的同情那般,仅仅如此而已。

挪开脚步,她离开了老夫人的院子。

*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