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文学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贤妻 > 贤妻 第10节

贤妻 第10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庄衡一言不发,像根木桩一样定在原地。

直到宁栖迟回来,庆元赶忙去多点了几盏灯。

庄衡忽然郑重其事的对宁栖迟道:“有药味。”

庆元大惊,跑了过来,“什么?公子你受伤了吗?”

宁栖迟抬手解开新郎喜服,轻摇首,“并非是我身上的。”

春觉不甘心又无奈,从陆家到姜家,又从姜家到建宁侯府,次次都是如此,她甚至觉得有些麻木。

而姜予却像是一点都不在意,甚至又与她说了会闲话话,然后才轻声细语道:“夜深了,今日忙了一整日,你也快下去歇息吧。”

春觉抹了抹眼泪,乖巧的点点头,才下去了。

姜予待她走后,起身掀开了大红色的被褥,看着垫在床上的那块元帕,几步走向一边的架子,取出一把崭新的剪刀,对着自己雪白的小臂刺了下去,她疼的轻微皱眉,然后将血放在那帕子上。

又扯了一块红绸包裹住自己的小臂上,算是勉强包扎。

这药味只有靠的近才会带一些,他最后见过的人是她,宁栖迟眉间轻皱,想起轿前那一幕。

他道:“应当是她脚腕还未好。”

庆元好奇的问,“谁啊公子,是三姑娘吗?”

宁栖迟从柜子中取出一小瓷瓶,递给庄衡。

庄衡恭恭敬敬是的接到手里,再动脑子想了想,很快就应了下来,又犹豫道:“公子,现在很晚,不若明天再去?”

她将元帕放在旁边,自己上了榻,疲倦的闭了眼,抱住自己的双膝。

然后小声对自己道:“姜予啊姜予,我只允许你失望一会。”

*

庆元早就给自家侯爷收拾好了睡榻,他此时还跟暗卫庄衡抱怨着,“凭什么我们家小侯爷要给那个谁让屋子啊?”

宁栖迟常用的书房并不在折枝院内,而是在一片海棠林中,侯府比姜家要更大,侯夫人又是个喜欢琢磨物件的,所以两边便分开作用,此时风凄凄吹过,便有树影婆娑,月光如水。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